高药价妨碍美国抗疫(环球走笔)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蔓延,由此产生的医疗费用问题引发关注和思考。美国非营利机构凯泽家庭基金会近日的测算结果显示,在美国,享受雇主购买的医疗保险且没有并发症的新冠肺炎患者,平均医疗费用约为9763美元。法国《回声报》文章指出,高昂的医疗费用可能成为美国防控疫情的一大障碍。

  “疫情暴露了美国卫生健康系统方方面面的弊端,其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成本。”美国媒体写道。美国一直是世界上药品价格最高的国家之一。据报道,美国处方药价格持续飙升,2019年前6个月有超过3400种药物价格上涨,涨价药物种类比一年前增加了17%,平均涨幅10.5%。根据民调机构盖洛普的调查,美国有1500万人由于药物费用过高不得不推迟购买处方药,有6500万人因医疗费用过高放弃治疗。美国医疗政策学者、白宫高级顾问伊齐基尔·伊曼纽尔指出:“美国占世界人口总量的不到5%,却支付了世界药品销售价格的50%。”这些数据反映出美国的药价虚高顽疾。

  有美国药企负责人表示:“如果把药价降低到欧洲的水平,美国就无法维持药品研发规模。”言下之意,药品天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制药行业需要创新研发。但即使是胰岛素注射液这样上市多年的药物,从1996年到2017年在美价格也上涨了12倍多。“似乎并没有重大的创新来证明胰岛素价格不断提高是合理的。”英国《金融时报》文章指出,研发成本不过是药企涨价的托词罢了。

  “为鼓励创新,制药商以专利的形式获得了有限时间内的垄断权。但是,美国是少数几个没有将专利红利和价格控制相结合的国家之一。美国政府拒绝就价格进行谈判,导致医疗成本螺旋式上升。”媒体的评论让人们进一步看清,药价高企是一味放纵市场贪婪逐利的后果。美国几家大型制药公司几乎垄断了常见的特种药品以及大多数新药研发。盖洛普最近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66%的美国成年人认为,政府在控制药价上没有任何作为。以高回报激发药企加大投入研发药品,看似符合市场规律,但缺少反垄断监管,必然导致无休止的价格上涨。美国投资人沃伦·巴菲特认为,医疗成本就像美国经济肌体内“饥饿的绦虫”。

  翻翻美国药企的政治捐款账单,或许更能看清药价高昂的根源所在。美国无党派研究机构政治响应中心的数据显示,在2020年的竞选活动中,美国制药行业已经向议员们捐赠了750万美元。作为华盛顿最有影响力的游说组织之一,美国药品研究与制造商协会有47家签约游说公司和183名注册说客,一贯的策略是“挫败”任何对处方药进行限价或监管的法律出台。随着政客们加紧推进药品价格改革,制药公司在游说方面的支出在2019年上半年创下历史新高。显然,药企的利益无法撼动,最终为高昂药价埋单的只能是患者。

  “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于,美国选择将医疗保健视为一种商业产品,而不是社会公共服务。”一位美国学者的观点发人深思。


  《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25日 16 版)

(责编:岳弘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mba-assignment-help.com